工会首页   走进工会  工会研究  经验交流  法律服务  生活保健  工作通知
经验交流
师德管见(全国教科文卫工会主席张宏遵讲话摘要)
时间: 2012-05-03 10:56  来源: 校工会

  师德,应该说是一个古老而永恒的话题。只要有人类社会,就会有教育这项事业,就会有教师这个群体,就会有师德这个问题。
  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德治传统的国家,历朝历代智者贤人对师德的论述可谓汗牛充栋。“政者正也,其身正,不令而从;身不正,虽令不从。”“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这些古训,今天看,仍是至理。
  教育事业是-个民族具有基础性、先导性、根本性的事业。师德建设是教师队伍建设中最根本、最核心的建设。教育是知识、智慧的再生产,也是道德文明的再生产。教师队伍的道德状况如何,将直接影响亿万青少年乃至整个民族的道德风貌,将影响整个民族的主流价值和核心价值。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师德兴则教育兴教育兴则民族兴。
  一个文明的、有良好道德的民族,是世界的福祉和骄傲;一个野蛮、自私的民族,是世界的灾难和耻辱。育人先育德,正人先正己。师德建设,当奉此以为圭臬。


(一)

  一个时期以来,我们似乎面临着一种难解的困惑: 一方面,我们比任何时候都强调德育,重视师德建设;另一方面,我们又似乎面临着比任何时候都显得严峻、显得突出的道德危机,包括师德危机,以致许久以来,“礼崩乐坏”的惊呼不绝于耳。
  我的看法是,首先要充分肯定,就总体而言,我们教师队伍的师德状况是好的,是积极向上的。多年来,成千上万的教师爱岗敬业,恪尽职守;德智并重,爱生育人;严谨治学,诲人不倦;团结协作,为人师表。在各种社会思潮的冲击之下,始终坚守着精神的家园和道德的圣地,为莘莘学子点亮一盏盏人生的明灯。
  但是,也勿须回避,相当一个时间以来,在教师队伍中,在师德问题上,确实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比如:缺乏职业精神,对本职工作三心二意者有之;重智轻德,只教书,不育人,满足于当个“教书匠”者有之;轻慢自贱,行为不端,体罚学生,凌辱学生者有之;心浮气燥,不专心学问,一门心思拉关系,走后门,沽名钓誉,搞虚假学术、泡沫学术,甚至剽窃他人学术成果者有之。
  凡此等等,虽然不是主流,但也绝非个别,并非局部现象。
  问题的严重性不仅在于存在这些消极现象的危害性和腐蚀性,更在于迄今,这些问题尚未引起方方面面的足够重视,也没有找到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法。
  众所周知,一个医德,一个师德,是我们整个社会道德的最后防线。这个防线如果守不住,整个社会的道德堤坝就会崩溃。
因此,我们必须正视:师德问题,已经是一个真问题,而不是伪问题,已经是一个大问题,而不是一个小问题,已经是一个难问题,而不是一个易问题。
  现在,是要充分重视、切实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二)

  与前一个问题相联系,在面临道德困惑的同时,在道德教育的方向上、路径上,似乎也正在陷入一种悖论:
  一方面,我们正在搞市场经济,这要求我们建构与市场经济相匹配的道德伦理体系;另一方面,正因为我们重视了市场,重视了利益,重视了经济价值,从而导致我们远离人文价值。我们的人文教育出现了缺损,我们的人文知识普遍弱化,人文精神正在决口似地流失。我们所追寻的现实目标,正在损害、疏离我们的终极目标和核心价值。
  急功近利,短期行为,消费主义,享乐至上,正在成为普遍追求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诉求,并日益在教育领域大行其道。
  这种急功近利的教育,是对人文价值,对社会核心价值极大的戕害,也是对师德建设的极大破坏。
  教育工具主义倾向,也正在损害着我们的教育,损害着我们的师德建设。在上个世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教育成了阶级斗争的工具,于是学校里生产出一批批“政治人”;后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教育又变成了经济发展的工具,于是学校里又源源生产出在商战中角逐弄潮的“经济人”。在教育工具主义倾向的影响下,重智轻德,重理轻文,重数量轻质量的现象几成通病。这究竟是教育的成功还是失败?是教师的大幸还是不幸?值得反思。
  现在,社会上诚信缺失,爱心匮乏,正义孤寂,良知毁弃,作为社会正义和良知守护者的知识分子包括教师,相当一些人视而不见,保持缄默,奉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保身哲学,有干夫之诺诺,少一士之谔谔。这些问题虽不能都归咎于教育,但却折射出整个教育客观存在的弊端。
  实践证明:市场经济并不能天然地自发地导致道德的进步和心灵的净化。
  教育作为社会上层建筑,它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之上,当然要与政治相联系,它既要为政治服务,也要为经济服务。在这一点上,它具有工具价值。但是,教育又绝不单单是政治和经济的奴婢,它还有自己独立的属性和品格。教育的本质是育人。培养一个品行端正的人比培养一个智慧聪明的人重要得多,也艰难得多。
  我们在不同的范畴和领域,应该遵循不同的法则,采用不同的评判标准。作为社会文明建设的承担者,教育必须给人一种所以为人的能力,必须诉诸人的心灵世界,就是说,必须把人文精神作为高于工具价值的核心价值和目标追求。
  是的,我们必须在市场里生活,但我们不必为市场而生活。教育可以成为产业,但切不可产业化,更不可市场化,商品化。如果学术、文凭、职称都可以拿到市场上去交换、去买卖,伦理道德、正义、良知可以当废物垃圾一样随手抛弃,那人将不成其为人,和其它动物也就没多大区别了。

(三)

  道德是具有继承性的。
  在师德建设中,我们无疑要把我们民族传统道德中许多美好的东西作为精神魂定加以继承和发扬。但是,真正构建社会主义道德大厦,既要对中国传统道德的分析、扬弃,也要对其他民族优秀道德的学习借鉴,还要顺应历史前进的脚步,进行道德的拓展和创新。师德建设的过程,同样是一个继承、借鉴、改造、创新的实践过程。
  我们中华民族拥有充沛的道德资源。但也要看到,中国的道德传统中,儒家的思想道德占据着重要位置。受这种传统影响,师德建设在目标上较多的是以“尚和”、不争、中庸为主要价值导向;在道德实现上则偏重于个人的内省、慎独、超脱等自我修炼功夫。
  长期以来,在我们的教师队伍中云集了大量的专注学问、心无旁骛、淡泊名利、蔑视权术、洁身自好、爱生如子的高师、名师,他们以此坚守名节,影响学生,因此获得了全社会的景仰和尊崇。
  然而,历史发展到今天,我们顺着时代前进的轨迹,不无遗憾地发现,在这种传统中似乎缺了点什么。缺了点什么呢?缺了点主体精神和群体实践精神。
  当今中国正处在一个急剧的社会转型过程之中。尽管这种转型包括了政治、经济、文化诸多方面,是多重性、全方位的,但究其实质,论其关键,则是宪政转型。实现这种转型需要两个前提或者说两个基础,其一,是政治家需要高尚的政治品质,首先是自觉限制权力的精神品质,即自觉地用宪法
来限制、约束公共权力;其二,是国民必须具备主体意识和主体精神,懂得依法维护、保障个人的权利。
  一般地讲,学校理应是传播科学、创新知识、追求真理、弘扬真理的高雅殿堂;教师队伍也理应是学识渊博、品格高尚的文明之旅。
  然而,教师也生活在现实之中,教师队伍中同样有高尚与卑劣之分,有正义与邪恶之别,有真善美与假恶丑的较量,有清廉自守与腐化堕落的抗衡。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洁身自好、廉洁自律是宝贵的,值得尊重的,但又是不够的。
  就全社会而言,对邪恶的姑息,就是对善良的亵渎;对卑劣的容忍,就是对高尚的玷污;对腐败的迁就,就是对操守的放弃。
  我们在颂扬传统道德的同时,还要倡导一种新的道德精神。在现实激烈的矛盾冲突面前,敢于挺身而出,弄清真伪,辨明是非;在正义和邪恶面前,敢于爱憎分明,坚持真理,弘扬正气,鞭笞邪恶;在错误思潮像洪水一样汹涌而来的时候,敢于砥柱中流,立定脚跟,发出呐喊,唤起民众。这样做,是时代需要的,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当然也是合乎道德的。
  为此,需要广大教师以更积极主动的心态投身生活激流,融入亿万人民参与的社会实践,直面风云变幻,在实践中求得自身权益的实现,自身素质的提高和自身全面而自由的发展,并以此影响、教育、带动万千学子,使他们成为能把权利、责任、义务统一于终生实践之中的具有公民精神和独立人格的一代新人。







】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四川大学工会版权所有

地址:成都市望江路29号 邮编:610064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7/03/08 15:18:23